学术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学术活动>> 学术会议

张军:论未来20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10-27 09:12:55    浏览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 魏旭博 编辑 翁清清)“中国在未来五年GDP潜在增长率应该是不低于8%的。”1026日下午,在华中大经济学院举办的第二场“张培刚经济学纪念讲座”中,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张军结合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以此引出对中国未来二十年的经济潜在增长率的预测。
在中国经济已有的35年的超常增长基础上,经济学家没有办法回答未来经济会如何增长。但是借助日本和东亚四小龙(尤其是韩国和台湾)发展经验中所展现出的共性,是能够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做出一定预测的。张军也正是选取了日本和东亚国家的数据,应用经济收敛理论框架,来研究中国在未来20年的经济潜在增速问题。
他解释,基于经济收敛的假设: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不断地接近前沿国家的水平时,经济增长率就会经历一个明显的下降过程。利用日本和四小龙的数据,可以得到这个国家的人均GDP占美国人均GDP的比重,还有该国人均GDP增长率的估计函数关系,并由此估计中国未来的潜在经济增速。张军还假设,某一年若我们说美国在未来二十年内的年平均经济增速是2%,再加上一些必要的限定条件(如人口增长率),就可以根据前一年中国人均GDP占美国人均GDP的比重,直接计算出中国该年度的人均GDP增长率。
利用这个测算方法,张军预测出中国2015年的潜在人均GDP增长率是8.07%,则按PPP(购买力平价)计算,2015年中国人均GDP占美国人均GDP22.96%;未来五年的潜在人均GDP增长率分别为8.07%7.94%7.80%7.65%7.50%,加上每年0.4%0.5%的人口增长率,最后可以得出结论:未来五年的GDP潜在增长率不低于8%;到2035年,中国的潜在人均GDP增长率将会降为4.88%,而GDP潜在增长率约为5%以上,2035年中国人均GDP约为美国的50%
此外,张军认为,中国实际经济增长速度出现放缓的现象主要是政策的原因。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家信贷投放政策变得较为谨慎,甚至不能满足正常的投资需求。从实际数据来看,2013GDP增量5万亿,测算出来一年要支付的利息差不多是11万亿利息费用已经高于本年度的GDP增长,这个数据说明中国目前融资成本过高,抑制了经济增长。他表示,这里“过高的融资成本”主要指中国的金融资源错配,这是目前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由此张军也提出建议:“我觉得银行利率自由将有利于政策的调整。另外,中国的资产证券化过程也需要进一步加快。”
“每一次危机都不会被浪费,”张军说,“中国每一次改革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融资成本过高给我们创造了一个调整和改变现有制度的巨大机会。”他认为,要让经济恢复到正常增长的轨道,首先需要改变现在金融体系分配金融资源的方式;金融体系与财政体制又密切相关,所以财政改革也需被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他还例举了分税制改革后,地方政府融资困难导致土地财政的形成来说明这个问题。
张军还提到在经济收敛的过程中,所有的东亚经济体都发生了非常重要的结构变化。若应用上文的模型来预测中国的情况,总的来说第二第三产业在未来二三十年变动不会过于剧烈。这将意味着中国不会出现第二产业份额持续下降、第三产业份额继续增加的现象。根据另外一些学者的研究,其也将有利于缩小中国的收入差距。
关于潜在增长率如何引起广泛讨论,张军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在过去几年里持续降速。据悉,2007年中国经济过热的水平,差不多到今天已经下降了50%07GDP14.2%,到今天只有7%左右。这样一个持续下降的过程让人们开始关注中国未来的增长力是不是也在下降,官方语言已经把这种增速下降表述为“新常态”。张军笑称自己是个“新常态”,因为大病初愈之后,再回不到生病以前的状态。“我的血型也改变了,我有很多方面的改变,这已经回不去了。中国经济是否真的像我这样子进入到所谓的‘新常态’,我个人看法可能并不如此。”
“回想一下,中国在过去三十年,每一次走到十字路口都是一个寻找突破的良好时机。中国的经济是有韧性的,今天我们面临经济降速的现象实际孕育了新一轮政策与体制的改革。如果政策能够按此适时调整,未来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力就会逐步得到实现。”张军在最后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