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学术活动>> 学术会议

中国经济发展论坛暨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系列讲座(3):经济发展的理论、路径、产能与贸易开放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10-25 17:35:42    浏览次数:

 

本网讯 (通讯员 郑雨辰) 10月25日下午2点,第三场中国经济发展论坛暨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系列讲座在经济学院学术报告厅举行。讲座由经济学院经济系主任方齐云教授主持,由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顺华、陕西师范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李忠民、湖南商学院党委书记欧阳峣、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研究员王诚、《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经济室主任许建康、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马颖做主题演讲,分别从“正确把握新常态下速度转档的实现路径”,“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的几个问题”,“发展中大国的经济发展形势”,“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理论探讨”,“中国产能过剩问题”,“贸易开放、经济增长与中国外向型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六个方面作出深层次的剖析。
王顺华以“正确把握新常态下速度转档的实现路径”为主题展开话题,重点提出中国经济速度转档中可能勉励的问题以及自己的独特理解。他认为,我国经济的转档可分为四个方面:不是由高速增长转换为中低速增长,而是向中高速增长过度;不是惯性下台阶,而是平台式的下台阶(阶段性减速换挡);不是平行式并列式而是梯式转换;不是自动地、独立地进行,而是互动、同步地进行。对此他强调,我国经济的发展过程不仅是经济总量发展的过程,更是经济质量发展的过程,要以改革为动力推动总量扩大和质量提升。以上四个方面既有普遍意义也有特殊意义,为我国保持经济活力增长速度指明了方向。
    李忠民提出,丝路经济带发展中存在五个重要的问题。首先,他认为,一体化国家的发展战略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新课题,丝绸之路的发展实际是政府推动下的资源工业化。随后,李忠民介绍,在当前代理经济理论下,应选择如西安、莫斯科、伊斯坦布尔等经济相对发达城市作为丝路中的辐射“点”,如兰州、西宁、乌鲁木齐等西部城市作为支撑“点”。第三点,他认为丝绸之路发展过程中应注重发展顺序的优化,并结合向东发展和向西发展的利弊进行分析。其次,站在发展经济的角度上,李忠民指出,在丝绸之路的建设中应保证金融先行、抓住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让丝绸之路成为构成人民币国际化的新支点。最后他强调,政府应在立法的基础上建设丝绸之路,充分考虑跨行政区域的治理、协调与合作以及和市场力量之间的均衡。
    为展开“发展中大国的经济发展形势”这一话题,欧阳峣以张培刚教授生前提出的重要命题为引言,提出了三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国家规模是否影响经济发展形式?中国为什么选择小国经济发展模式?怎样推进基于内需的全球战略?欧阳峣谈到,国际上对国家规模经济影响力的研究最早开始于1957年,有学者认为大国比较稳定,有稳定发展的优势;但小国比较灵活,也可以利用开放经济获得一些优势。80年代伯金斯《大国:人口和幅员的影响》,也是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进行了分析,结论和前面基本相同。总体来说,大国倾向于内向政策。钱纳里说,大国的发展型式反映了它们对国内市场的关注,导致了一套具有广泛后果的内向政策。总之,传统的观点都是大国倾向于大国政策,这是第一个问题。中国之所以选择小国经济发展模式,有两个主要原因:改革初期的国内条件和全球化的趋势要求使中国对外开放。另外关于如何推进基于内需的全球战略,他指出,要从战略上解决内向型和全球化的矛盾,应当把内需作为我们的优势,从体制上解决行政化和大市场的矛盾,更好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从而使中国成为吸引全球优质资源和培育大企业大产业的基地。
    以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理论问题探讨为出发点,王诚特别指出了经济发展理论研究中至今为止“阻碍理论”研究的缺陷。他表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若各国发展顺利,则情况基本一致;若遇发展挫折,则情况各不相同,因此研究发展经济即是要研究各个国家发展当中的相异之处,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王诚逐个分析了中国经济发展道路中的理念矛盾、模式矛盾、阶级矛盾、放收矛盾及马孔矛盾五个阻碍经济发展的因素。他指出,尽管我们取得了理论和经济发展的成就,但是在高兴的同时,仍要深度反思中国经济发展道路中的问题。最后他建议,我们要更近一步建立完善的制度及理论体系,使其能够承载中国5000年的优秀历史文化。
以我国的各个产业作为切入点,许建康提出,整个产能过剩问题应以产业链为基本线索进行分析,不同产业链对全球的影响不同,并在过程中结合大量数据,详述了包括煤炭、水泥、钢铁在内的多个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
    最后,马颖基于对提升中国出口产业结构的思考,以贸易开放、经济增长与中国外向型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主题,重点分析了外向型发展中产业结构的调整问题,对中国当前以劳动密集型出口为主的产业结构提出了种种质疑,以此提出了很多关于中国转向资本技术密集型出口的政策建议。马颖指出,我国是二元经济,要用“两条腿”走路:一是培育有竞争优势的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将其生产同与R&D或与全球销售网络相关的高端环节相连接,使之沿着附加值链条向上攀升以便实现产业升级;二是培育起这类产业的自主创新能力,想方设法促进自身核心技术的发展并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这种情况下应特别强调市场配置资源方面的决定性作用,政府应当找到能实行干预的合适领域,绝对不搞“拉郎配”。此外他表示,劳动密集型产业还有发展的潜力,因为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有能增加就业和保持社会稳定的特殊意义;另一方面,劳动密集型产业中有一部分是民营企业,让这部分企业得到发展,将有利于市场导向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