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学术动态

第一届开放与发展研究论坛研讨(六):财政支出、贸易开放与收入分配——基于财政预算结构和支出类别的实证分析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06-12 20:04:13    浏览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陈翔)6月11日14:40,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博士胡文骏应邀来到第一届开放与发展研究论坛现场,于经济学院106教室发表题为“财政支出、贸易开放与收入分配——基于财政预算结构和支出类别的实证分析”的报告。

首先,胡文骏提出核心观点:贸易开放可能限制、扭曲了财政支出的收入分配效应。一方面,他认为由于财政支出主要影响政府调控对国民收入的再分配而对初次分配无效,贸易开放可能限制了财政支出对收入分配的调节能力;另一方面,他综合效率假说、补偿假说以及一些相对综合的观点认为贸易开放可能扭曲了财政支出对收入分配的调节能力。在研究了大量文献后,他发现已有研究还存在不足。第一,对贸易开放影响财政支出规模所带来的收入分配效应关注不够,将贸易开放直接作为控制变量无法捕捉到贸易开放对财政指出规模的影响以及这一影响的收入分配效应;第二,忽略财政指出的预算结构问题、忽略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会遗漏财政支出信息;第三,《中国财政年鉴》披露的数据对财政支出功能分类不够精确,对统计口径的处理过于简单。

然后,胡文骏阐明本文的创新和贡献。第一,本文提出了“贸易开放可能会限制财政支出的收入分配调节能力”这一核心论点,实证检验了财政指出收入分配调节能力的有限性,从而丰富了关于收入分配的相关研究。第二,本文提出了“贸易开放可能会扭曲财政指出的收入分配调节能力”这一核心论点,首次探讨了贸易开放因影响财政指出规模而带来的收入分配效应,从而丰富了关于贸易开放与财政指出之间关系的相关研究。第三,本文按照预算结构和支出类别不同,将财政支出进行细致的划分,并基于款级科目对财政支出数据进行分类调整,在确保统计口径合理、基本一直的前提下,探讨了不同预算结构、不同指出类别的财政支出的收入分配效应,从而丰富了关于财政支出的相关研究。

在实证研究中,胡文骏考虑了四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逐个加入变量,观察系数变化,缺陷是系数变化可能是由多重共线性引起的,因而解释力不足。第二个方案是加入财政贸易的交乘项,观察交乘项的系数,缺陷是由于财政指出在影响贸易结构的同时可能引致贸易总量的显著变化,那么交乘项既可以解释为贸易开放对财政指出的影响,也可以解释为财政指出对贸易开放的影响,解释不明确。第三个方案是中介效应分析,缺陷是中介变量可能反过来影响可信变量,解释力会大大减弱。第四个方案是借鉴钞小静、沈荣坤在《城乡收入差距、劳动力质量与中国经济增长》中的方法,采用联立方程模型和3SLS估计方法。综合对比之下,他选用第四个方案。分别联立居民收入基尼系数方程、贸易开放程度方程、财政支出方程,其中贸易开放程度由进出口总额与GDP之比衡量,财政支出分总财政预算支出规模、公共财政预算支出规模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规模进行度量,使用所有外生变量的线性组合作为内生解释变量的工具变量,采用三阶段最小二乘法进行回归。结果表明,贸易会减小总财政预算和总公共财政预算的份额,同时会扩大基尼系数,财政支出也会扩大基尼系数,而总政府性基金预算对基尼系数没有明显作用,但依然会收到贸易的影响。如果对财政支出进行部门分类可以发现,工商部门、农业部门结果与总财政预算结果相同,其他部门结果差异不大,而政府性基金预算在民生部门下会显著减小基尼系数。

本文利用1998年-2009年27个省级单位的面板数据,在联立方程模型的框架下分析了财政支出、贸易开放,以及二者之间可能存在的相互作用关系对收入分配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第一,贸易开放将会明显恶化国内收入分配,财政支出无法通过影响贸易开放程度来改变贸易开放所带来的收入分配不公,贸易开放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财政支出的收入分配调节能力;第二,“效率假说”在中国整体成立,贸易开放抑制了不同预算结构、不同指出类别的财政支出规模,这表明贸易开放能通过影响财政支出规模来间接影响财政支出的收入分配效应,贸易开放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财政支出的收入分配调节能力;第三,中国的财政支出整体上扩大了收入差距,这一逆向调节作用主要来源于公共财政预算支出,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的收入分配效应整体上不显著,但是该预算口径下的民生部门财政支出能够显著改善国内收入分配不公。

最后,胡文骏基于以上研究结果提出三点政策建议。第一,要充分认识到财政支出收入分配调节能力的有限性。第二,要充分挖掘财政支出本应发挥的收入再分配功能。第三,要尽量减轻贸易开放对财政支出收入调节能力的扭曲作用。

报告结束后,浙江大学博士诸竹君对报告进行点评。他认为国内实证研究结果发现,中国存在技术偏向或资本偏向,所以支出偏向于资本部分而非劳动力部门,提出是否考虑这个事实的问题。胡文骏指出本文研究的是贸易开放对中国收入分配产生的整体影响,没有细化讨论是资本性部门收入的上涨还是劳动部门收入的上涨,但无论是否考虑支出偏向问题,贸易开放程度都扩大了部门间收入再分配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