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学术动态

2017年春季第五次宏观研讨班:宏观经济形势分析和中国个人收入税制改革福利效应分析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04-14 14:35:20    浏览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杨秋怡)413日晚7点,经济学院2017年第五次宏观研讨班于经济学院402会议室举行。我院教师徐长生、范红忠、易鸣、杨继生参加研讨。我院硕士生黄雨薇、艾希进行宏观经济形势分析报告,博士生邹建文汇报工作论文<The Elasticity of Taxable Income and Welfare Implication: Evidence from Personal Income Tax Refrom in China>,黄轲进行点评。

黄雨薇首先对2017年第一季度的宏观经济形势进行总体分析。从宏观数据上来看,宏观经济经受住企业去产能的考验,增长态势继续保持。宏观经济先行指标PMI维持在扩张区间,进一步强化了经济企稳回升的信号。三大领域投资增速全面回升、民间投资增速回升幅度扩大。从进出口看,内外需逐步回暖,外贸增速大幅回升。但是对于回升趋势能否延续这一问题,黄雨薇表示还有压力。一是我国投资的可持续性面临考验,投资增长的新动力主要集中在国企,二是企业收入和利润实际改善有限,三是消费疲软,四是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较多。

艾希对目前的经济热点进行了题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介绍。鉴于区位优势明显、开发程度低、白洋淀周边的生态环境优良,为了集中疏散北京非首都功能,雄安新区被中央选中成为试点新区,目前已有31家央企表态支持雄安新区建设,大量中央附属结构和行政事业单位、科研机构和大学响应号召。艾希从雄安新区的人口密度出发,对不同情景下雄安新区建设完成后的测算进行了假设分析,认为新加坡的祖屋制度与市场化背离、监管难度大,陆家嘴的金融人才公寓受制于对此类公租房项目并不上心的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因此两种模式均不适合雄安新区,而保障性住房与市场化住房兼顾的新模式前景更为乐观。雄安新区目前为止还是一张白纸,在解决“大城市病”难题、协调区域发展差距、吸纳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功能方面还需要继续努力。

徐长生指出,推动目前增长态势的主要还是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的投资以及外需。希望大家今后在进行宏观经济分析时应当更加深入,做出自己的判断分析。

随后,邹建文对他的工作论文<The Elasticity of Taxable Income and Welfare Implication: Evidence from Personal Income Tax Refrom in China>进行汇报。传统上,人们习惯使用劳动供给的补偿性弹性测算福利效应。自Feldstein首先以应纳税所得额的弹性(ETI)作为福利分析以来,ETI已成为经验福利分析的核心问题,估计ETI的文献不断涌现。邹建文的论文首先用部分识别和Meta分析的方法估计中国的ETI,并运用充分统计量方法计算中国个人收入税改革和提高个税起征点的福利效应,并分析最优税率。

邹建文介绍,他本文关注福利分析的效用视角。在建立计量模型时,他分析了ETI估计存在的困难,主要包括均值回复和异质性收入趋势。因为税收的累进性,OLS估计将会严重向下偏误,使用工具变量进行估计,在高收入群体面临更大的加税时,IV估计将会向上偏误,在高收入群体面临更大减税时,IV估计将会向下偏误,由此进行部分识别。之后,邹建文利用2011年个税改革来估计ETI,使用CFPS成人微观面板数据,只取2011年和2014年工资收入都大于0的样本。估计的ETI0.20-0.56,估计收入分布的参数a。计算出现在的第一级税率区间的税收无谓损失大概为7.11%,个税免征额从3500提高到5000只有较小的福利改进。

易鸣对理论部分的效用函数形式存在疑问,认为理论模型中潜在假定是效用函数是拟线性的,邹建文回复指出理论部分未考虑收入效应,所以效用函数写成拟线性形式。评论人黄轲对理论部分为何效用函数是关于消费和收入这一问题提出疑问。范红忠提出,模型中税收的实际意义没有解释清楚,税收的正外部性本文并没有考虑,不好度量。如果要讨论福利损失,公共品的存在对收入、效用都会产生影响。可征税收入和福利不是一个概念,不能等同。税收并非完全是负效用,反而能形成公共效益。福利损失的影响因素很多,这里的讨论逻辑性不够强。另外,本文收入未考虑物价的影响,虽然税制未考虑CPI,不同地区的样本也会有差异,会削弱结果的可信度。另外,我国可征税劳动力为企事业单位的工薪阶层,大部分群体在征税上都是不透明的,代表性不高。易鸣指出,理论框架和实证部分存在脱节。杨继生建议将可征税群体与不可征税群体按权重组合,使得结果更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