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学术动态

2017年春季第三次宏观研讨班:总体和不同维度金融自由化对 TFP 增长的异质影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03-17 14:46:51    浏览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杨秋怡)316日晚,经济学院2017年第三次宏观研讨班于经济学院402会议室举行。我院教师徐长生、范红忠、易鸣参加研讨。我院博士生章合杰汇报他的工作论文——《总体和不同维度金融自由化对 TFP 增长的异质影响》。博士生冯山、陈珍珍进行点评,大家围绕他的文章展开深入讨论。

章合杰这篇文章主要围绕金融自由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而展开。对于这一重要而极具争议的问题,现有理论研究主要呈现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以 McKinnonShaw为代表的金融深化理论认为金融抑制降低了资金配置效率,主张推进金融自由化,促进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Hellmann Stiglitz的金融约束论则认为由于不完全竞争和不完全信息,金融约束有利于解决市场失灵,维护金融稳定,促进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关于现有实证研究结论如此大相径庭的主要原因,章合杰总结道:一是不同研究者对金融自由化的内涵与界定不同,二是许多研究使用哑变量测度金融自由化程度,三是忽视了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国家金融自由化对其经济增长影响可能也会存在异质性。根据金融深化论和金融约束论,不同维度金融自由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具有异质性,不同维度和总体的金融自由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具有异质性,不同内涵和层次的金融自由化对不同发展阶段国家经济增长的影响也具有异质性。在此基础上,他采用IMF研究团队Abiad建立的金融数据库对上述理论观点进行了实证研究,发现发展中国家总体金融自由化对 TFP 增长率正向影响较显著,并具体分析利率市场化、银行业私有化、证券市场自由化、银行业监管、降低银行业进入壁垒、降低信贷控制和法定准备金要求、资本账户开放等不同维度的异质影响。根据他的论述,上述实证发现有利于厘清不同层次不同内涵金融自由化与一国经济增长的复杂关系。

评论人冯山和陈珍珍指出,文章在对缩尾的处理上有些粗糙,细节部分需要明晰。文章的内生性问题源于遗漏重要解释变量,对于TFP增长率的惯性,可以运用动态面板进行测算。李磊和邹建文对文章的内生性处理问题提出了质疑,建议在文章中解释为何不适用动态面板模型和SVAR模型,加强文章的说服力。文乐建议章合杰借鉴我院博士杜立在利率管制带来的效率损失方面的研究,思考金融管制在效率损失方面可能产生的影响。易鸣指出,金融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市场,理应受到管制。作者引用了颇多英文经典参考文献,但在理解文献方面所做的努力有所欠缺。比如经典的银行挤兑(Diamond & Dybvig, 1983)的文献理解有失偏颇,易鸣老师建议同学们在引用他人文章时,也应当挑选那些自己读了有所收获、有所应用的文章,而非机械罗列、以量取胜。范红忠建议在引言中阐释清楚用TFP增长率而非经济增长进行研究的原因。徐长生指出,这篇文章阐述的都是金融自由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而非TFP增长率,这两者概念不可混淆;文章的理论传导机制和解释还需要加深。在TFP增长率的影响因素中,创新和技术的进步可能比金融自由化产生的作用更加强大。中国是一个金融管制,自由化程度并不高的国家,但是研发的投入和技术的进步却大大提高了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印度、拉美国家的金融自由化程度整体高于东亚国家,但是经济发展却出现停滞。另外一个鲜明的例子可以比照发达国家,他们金融自由化水平高,而政府缺乏管制。在市场机制和法制如此健全的美国,反而出现了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大危机。因此,到底是有目的的政策导向型经济还是自由竞争的金融自由化体系更好?这一问题值得大家深入思考。